来源:The Busby Babe

  作者:Suwaid Fazal

  

  一位德国先驱跟一个已经丢失了自身标志性特征的老字号联手了。我们说的不是维尔纳-赫尔佐格与迪士尼的《曼达洛人》。拉尔夫-朗尼克成了曼联主帅,虽然只是“临时”,但仍是“主帅”。曼联总算不用再给临时主帅这个岗位列候选人了。

  天空体育球评,前利物浦球员卡拉格(刚刚与罗伊-基恩激辩了一场)本赛季多次表示,C罗这笔转会之于英超联赛的好处大于对曼联的好处。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曼联任命朗尼克会是类似的效果。

  如果你是中立球迷,那么这次合作的前景肯定会对你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如果你是曼联球迷,咱们足球买球官方网站就来盘盘到底会是什么情况吧。

  朗尼克有“教授”、“先驱”和“思想家”等多个头衔,那他的实践能力如何?

  其实朗尼克并非一直都有着飞速提升的业内声望。

  

  在搜索曼联新帅的相关资料时,你可能已经看过这段视频了。不过你可能不会知道,这期1998年的节目在德国引发了轩然大波,也成了朗尼克一生最悔恨的事。此后的许多年里,德国足坛都把朗尼克称呼为“教授”(贬义)。

  Raphael Honigstein的《重启》一书中这样写道:

  “应邀去Sportstudio是一次错误。跟其他人讲我的战术是很愚蠢的做法。此前从来没有人讨论过这些话题。我被人视作一个纸上谈兵的理论家,这是对我的侮辱。当时的观点认为理论家跟实践者是完全对立的。”

  现在英格兰传媒界的许多人也在干同样的事,曼联球迷有可能被误导。

  其实这也是一个关乎时机的问题。由于贝肯鲍尔的影响力,清道夫体系在德国足坛几乎有了永久化的地位。贝肯鲍尔的足球遗产加上马特乌斯和萨默尔,一直把清道夫体系延续到了90年代。正如Raphael Honigstein在他的多本书里写到的那样,“精神属性”和“希望球员们做出更多贡献”成了大部分赛后分析都会出现的陈词滥调。

  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如今做球评的一位曼联前队长?那是一个个人高于集体的时代。

  当朗尼克出现在电视节目中,他提出了不同的理念,还因为自己倡导的区域防守、逼抢以及没有清道夫角色的四后卫防线被视为了异类。

  朗尼克并不孤单。他的好友和知足球买球官方网站己赫尔穆特-格罗斯甚至走在了他前面。克洛普表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那个人——沃尔夫冈-弗兰克(渣叔在美因茨时的主帅)是90年代在德国低级别联赛领导这场无声革命的另一个重要人物。

  革命已经悄然兴起,到了2005年,克洛普已经追随上了导师弗兰克的脚步。克洛普自己走上了帅位,通过媒体让人们了解了自己的足球理念,但与朗尼克不同的是,他的声望反而有所提升。

  下面是摘录自《重启》一书的另一段内容:

  “‘克洛普能够以颇具娱乐性,有趣,性感的方式在电视上阐述自己的战术理念。’多林这样说道。最关键的是,克洛普已经展现了自嘲的幽默感,避免成为观众的抨击对象。他就像一个在酒吧里遇到的好友一样跟他们对话,没有摆架子,也没有刻意讨好的态度。他说的话颇具启发性。”

  你不禁会觉得克洛普的人气以及他取得的成功,还有朗尼克的其他门徒,比如图赫尔都被用来对朗尼克进行抨击了。

  有些人甚至拿他同贝尔萨比较,但这样的比较并不准确。克洛普的前主帅弗兰克跟阿根廷人的相似度更高。

  油管上那些朗尼克讲述自己足球理念的视频已经清楚表明,他能清晰地传达自己的想法,而且并没有近几周的英媒以及90年代的德国媒体所说的那些怪癖。

  的确,在沙尔克的二度执教搞得自己心力交瘁之后,朗尼克最近十年里的执教时间并不长,但有大量证据说明,执教仍是他认同且擅长的事。他并不是一位无法践行自己理念的伟大思想家。整个2018-19赛季,他都是莱比锡主帅,莱比锡在那个赛季拿到德甲季军,还杀进了德国杯决赛。那可不是太久之前的事情。

  接下来的数月时间,他也将在帅位上接受外界的评判。不仅仅是球员要接受他的理念,球迷也得认可才行。

  调整曼联的经营思路

  在索尔斯克亚任期里,许多话题都是关于曼联的身份认同感以及奥莱是如何帮俱乐部找回的。人们越是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就越是发现所谓的“曼联风格”是个相当模糊的概念。

  纵观曼联队史,仅有3位非足球买球官方网站常成功的主帅,而其中两位富有远见卓识的主帅打造了红魔的现代形象。他们的身影依然盘旋在俱乐部上空,但他们的理念和愿景已经消散了。在他们的成功岁月里,其实并没有一个独特的足球主题贯穿全程。曼联尝试在后弗格森时代找到往日的迹象,但大部分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莫耶斯来自苏格兰,范加尔会提拔年轻人,穆里尼奥是奖杯保证,索尔斯克亚知道曼联的价值观。他们都具备一些弗爵爷的特征,但是将曼联的成功经验归结为这些特征是相当愚蠢的做法。

  朗尼克跟曼联之间并无直接关联,是真正的局外人。如果他能被曼联大家庭接纳,接下来的工作就会容易得多,因为他被曼联看中的纯粹是足球层面的元素,曼联球迷应该为此感到兴奋。他的足球风格有望取代曼联自身模糊的价值观。朗尼克的足球可以归结为一种感觉。

  1983年2月,在德国第六级别球队巴克南出任球员兼教练的朗尼克年仅23岁,他有了伟大的顿悟。传奇教练瓦列里-洛巴诺夫斯基执教的基辅迪纳摩去了他附近的训练中心,于是朗尼克的足球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朗尼克对于当时的记忆是这样的:

  “瓦列里-洛巴诺夫斯基执教的基辅迪纳摩当时在附近的训练中心里,他们想找个轻松的对手踢场热身赛。比赛开始后没几分钟,我就借着一次界外球的机会数了数场上人数。他们是派出了13-14人吗?”

  “我之前就踢过顶级球队,当然,我们肯定会输,但他们还是会偶尔让你喘口气的,基辅迪纳摩则是我见过的第一支系统性逼抢对手的球队。”

  自那以后,朗尼克就一直在尝试复刻那种感觉。如果他接下来能在梦剧场做到,即便只有半年时间,对于所有客队来说都是可怕的消息。

  本赛季我们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了,比如曼联对阵利兹联和纽卡的比赛。曼联只需要几波进攻就能终结比赛悬念,梦剧场会让客队感到头晕目眩,孤立无援。朗尼克需要好好利用这点,可能得花几个月时间,但是大多数有明确风格的教练从第一天起就能展现自己的一部分特质。

  想要达成这一目标,曼联球员还是关键。

  还是得先关注房间里的那头大象,对吧?

  下面是Jonathan Harding的著作《人类:越过锥筒》中赫尔穆特-格罗斯说的话:

  “看看安切洛蒂,从比赛呈现来说,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夺冠,但他就是夺冠了,所以他肯定做到了一些非凡的成就。许多教练都执教过这样的球队,需要同C罗这类球员合作,但是想要调教这样的球队,你就得具备特定的技能。在我看来,这样的技能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些难以察觉的。”

  很显然,朗尼克以及认同他足球理念的同行与安切洛蒂相差非常大,安胖在拜仁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那种给足自由度的执教风格与索尔斯克亚有些相似。说来也奇怪,安切洛蒂曾在萨基手下踢过球,大多数高位压迫的先驱者都认为萨基给自己的影响最大。

  咱们还得说到C罗,自回归曼联以来,他就一直是球队糟糕表现的避雷针。C罗仿佛在方方面面都是跟朗尼克对立的。当然,顶级球员总能接受新的理念。哈维、伊涅斯塔和其他巴萨球员接受了瓜迪奥拉,古利特和里杰卡尔德接受了萨基,但是这一回,确实看着有些棘手。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朗尼克在今夏就已经是曼联话事人了,还面对着必须签下C罗的压力,那他很有可能会否决这单转会,而这或许也是索尔斯克亚并不是天选之人的原因。

  当然,弃用36岁的C罗引发的负面舆论可能不会像当年弗爵爷弃用小贝或瓜迪奥拉弃用小罗那样,因为C罗回归时就已经引发了广泛讨论,也被业内一些人视为负面的转会运作。真要这么做不会令人震惊,但是,朗尼克并没有弗爵爷或瓜迪奥拉那样的群众基础。

  想要赢得曼联球迷的认可,朗尼克就必须带领球队在短期内取得不错的战绩,而接下来的频密赛程有助于他做出大幅度轮换。卡里克在斯坦福桥将C罗撤出首发似乎就是朗尼克的曼联的预演。

  执教沙尔克期间,朗尼克跟另一位皇马传奇——劳尔合作过。劳尔在他执教期间出战了大部分比赛,不过临近朗尼克任期结束时,两人的关系恶化了,西班牙人觉得德国人的执教方法是难以忍受的。足球理念的矛盾常常是朗尼克跟雇主发生冲突的原因。

  但又不只是C罗,曼联还有可能在一月将其他的资深球员挂牌,年轻人需要摆正态度,不然也得成为被处理的对象。现在已经传出了曼联和海达拉的传闻,曼联得先出售球员才能引援。

  当然,不少人都会说朗尼克的荣誉柜并不能给他的足球理念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但是在近些年的欧洲足坛,他的足球风格已经取得了非常亮眼的成绩。只要能赢得这场辩论,可能就足以说服曼联球星相信他的方法就是球队继续前进的最佳方案。

  最近三届欧冠冠军都是德国教头,他们也都喜欢更为积极的逼抢。而弗里克和图赫尔都是赛季中途接手球队的。

  大部分曼联球员都会留意到这点,而且现在的曼联阵中荣誉等身的球员并不多,或者说加盟球队以来他们被灌输的战术理念就没那么多,所以他们更有可能接受朗尼克的足球理念。而且曼联球员会迫切渴望扭转本赛季的命运。

  如果我们深入分析曼联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变化,那么阵型反而是次要的。朗尼克在多次采访中说过,阵型并不是那么重要。执教的最后一个赛季,朗尼克使用过多个阵型,比如4-2-2-2、4-2-3-1和3-5-2。在霍芬海姆,他的偏好阵型是4-3-3。

  不同的阵型只是不同的具体解决方案而已。格罗斯在《人类》一书中表示:

  “在德国,人们经常说,如果主教练有自己的理念,那这位教练只有A计划,缺乏B计划。而朗尼克跟我打造的足球理念,反正我们是相信的,则是A-Z计划。这就意味着比赛中没有什么问题是我们解决不了的。解决方案大致上跟其他球队不同,但并不是我们在某方面跟其他球队有差距。我们这么做已经很久了。”

  鲍尔森在加盟莱比锡之前并不是支点前锋。格林伍德有可能出任这个角色,因为这是朗尼克的体系中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现在阵中似乎没有这么个人。博格巴可以在左边锋/左中场位置上送出致命长传。

  曼联的大部分攻击手都不是那种逼抢特别积极的类型,在朗尼克麾下,他们必须做出改变,不过从朗尼克的履历来看,他倒是能激发出球员的逼抢热情,比如利物浦三叉戟中的那两位。弗雷德、费尔南德斯和卡瓦尼等球员似乎跟他的体系完美契合,但需要得到更加细致的指导,将自己的精力捏合成一个整体。

  在速度方面不占优势的中卫也不必太过担心。胡梅尔斯是克洛普那支多特的防线核心,奥尔班则是莱比锡的后防中坚。

  德赫亚的出球暂时不会构成问题,因为朗尼克更倾向于门将长传出球,但他的出击和防定位球能力会受到质疑。在朗尼克到来后,曼联的年轻球员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朗尼克也不会只关注无球状态下的努力。他自己透露,执教乌尔姆期间,球队有球状态下的工作其实只占两成,但是到了莱比锡,这个比例已经提升至七成。大家有可能会看到快速传球以及站位较窄的阵型。边后卫,尤其是右后卫位置值得好好观察,因为他的大多数球队里,边后卫都肩负着拉开宽度的重要任务。

  看过footballia上有的2018-19赛季的所有比赛后,你会发现朗尼克执教的莱比锡十分依赖逼抢。在部分比赛中,莱比锡甚至会积极逼抢对方门将,而在另外一些比赛中,他们的逼抢触发点会更靠后一些。曼联接下来将不会再有双红会中那种徒有其表的逼抢了。

  曼联接下来的赛程要温和得多,所以回到前四也是触手可及的目标。等到欧冠淘汰赛开始之时,曼联应该就有朗尼克想要的样子了。

  接下来咱们再聊聊他的临时主帅任期结束后的情况,也是许多人认为朗尼克能带来最重要贡献的阶段。

  如果朗尼克想要转正,会如何?

  其实朗尼克真的不大可能转正。此前在红牛,朗尼克也被问到了类似的问题,他当时需要在主教练跟体育总监之间做出选择。

  “还是别继续执教了,因为我对现在的工作心存感激。很难想象会有其他俱乐部给我提供这样的条件,这是我的莫大荣幸。头三四个月真的很困难,我的思维方式以及看待比赛的方式仍然是前教练。要看清我不能超越的界限真的不容易,但是有些时候,比如迪德朗日的比赛结束后,我还是越线了,但我自己知道界限在哪儿。我会给教练一些建议,可能半场时会提醒两句,但决定权还在他们自己那儿。他们有执教责任,由他们决定该怎么做。”

  朗尼克在许多采访中都释放了一样的信息。因为在两个岗位上都有丰富经验,所以朗尼克会清楚地摆正自己的位置,看上去他真的会成为曼联的顾问。他能得到多大的话语权,现在还说不准,但他并不是那种愿意在曼联这样的豪门肩负起执教跟面对媒体等重任的人,似乎在幕后干得更开心。

  红牛就是一家大型企业,所以朗尼克很清楚曼联这家豪门俱乐部会面对多么严苛的审视。没有多少人比朗尼克更有资格接下这个重任,给曼联确定明晰的足球身份,让他们将青训学院和各个部门都紧密地联系起来。

  我们尚不清楚他还能否借助红牛的球探网络。在红牛任期期间,朗尼克的引援重心是18-23岁的球员。到了曼联,情况可能会有些变化,因为这样的足坛豪门更希望能收获球员们的巅峰期。他很有可能会参与清理薪资结构这样的大工程,扭转曼联高层扭曲的逻辑,让曼联不再像后弗格森时代的许多先例一样给冗员送上肥约。

  下一任正式主帅的遴选过程,以及两位主要候选人——波切蒂诺和滕哈格是否合适也都是大问题。波切蒂诺和滕哈格在逼抢这方面也有建树,在任命正式主帅之前,朗尼克的任期会是重要的过渡期兼考察期。

  有球状态下的处理似乎跟波切蒂诺更搭,而滕哈格的球队更看重边路,这需要曼联再做出一些转变。滕哈格曾说自己的足球风格也是德式风味,他的助教Alfred Schreuder(曾在霍芬海姆出任纳格尔斯曼的助手)就是证明。

  当然,如果让朗尼克全权决定,他应该会尝试把图赫尔或纳格尔斯曼带到老特拉福德。从这两位教练的比赛来看,朗尼克并不介意门徒调整自己的理念,反而朗尼克在谈到他们二人时十分欢迎他们做出的调整。

  克洛普执教的利物浦则像是高位压迫这一流派的美食家版本,曼联的资源足够让蓝图成为现实,但球迷与俱乐部大股东之间基本没有信任可言。

  曼联希望朗尼克到来的效应会像克鲁伊夫之于巴萨那样。曼联选择朗尼克可能是偶然的结果,但这是1986年选中弗格森之后曼联最有趣的一次决策,也会是本赛季话题度最高的合作之一。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朗尼克是下狠手,客随主便,还是不得已时再做出艰难决策。

作者 adminqw17